馬保國4秒被KO:雷政富也不止這點時間啊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2020年5月17日,在剛剛結束的一場民間比賽中,68歲的渾元形意太極掌門馬保國在30秒內,慘遭王慶民KO!開場4秒,馬保國就被擊倒,隨後裁判拉住王慶民,避免其跟進出拳,18秒,馬保國再次被擊倒,在第二次起身後,馬保國又被重拳直接KO!重重地摔倒在地上! 現年69歲的馬保國,曾多次自我宣稱:在英國一天之內,連續打敗兩個年輕的歐洲搏擊冠軍——雖然皮特稱是事先安排的假打,可馬大師卻如此回應說:確實是假打,如果真打,皮特就沒命瞭。最近,中國女子MMA名將張偉麗,在奪得UFC世界冠軍並首次衛冕成功後,馬大師又稱,他要跟張偉麗切磋,他會對張偉麗手下留情、點到為止。這場比賽前,馬保國在其社交媒體上宣傳說:此戰要交5元錢,才能看到直播。5月14日,馬保國寫道:“請關註,看真正的傳統功夫怎樣打接化發,並出手如閃電,搭手就分輸贏!——演武堂之江湖十六”;“馬保國老先生在國內的首次比武(5月17號下午),為傳統功夫正名!”。當有網友評論說他肯定輸時,馬保國則回復說:“不知道高手在民間嗎!”一位網友“狼行千裡8871”評論稱:“這個直播竟然還收費,作為馬老師的粉絲,我表示遺憾”。馬保國則回復稱:“如果你連5塊錢都付不起的話,我可以個人為你支付;如果你認為,賽事主辦方這麼多工作人員和眾多運動員,為瞭這次活動辛勤付出,不能收取一點點勞動報酬,隻能為你們免費服務,並自覺的支出各種成本的話,我對你能有這種想法,而感到遺憾!”不過,當馬大師被4秒被打倒3次遭KO後,其社交媒體下的評論則變成瞭:貍斯基:看到你被KO瞭。倒下去的樣子很太極。奧利弗的波派先生:馬大師,聽說被打挺屍瞭。80後韭菜:天天騙人,騙得連自己都相信瞭,這下好瞭,挺屍瞭。不知道死沒死?奈何胖胖:pia的一下,就倒瞭,不看也罷。賽鹿晗:散瞭吧 馬老師涼瞭。鳴笛不到:關鍵是,五塊錢就看你這麼直挺挺地躺下,有點不值啊!現場視頻能看到馬保國跟王慶民對拳也就兩三拳吧,王慶民一個直拳就讓馬保國大師倒地不起瞭,整個過程持續瞭不到4秒鐘,這就是太極宗師的風范嗎?馬保國曾說過自己可以用一根手指擊敗200斤的壯漢,手掌可以練出太極總開關的肉球,他可以打敗世界上任何功夫,他能一直打到70歲,甚至更長。但這也太快瞭吧?輸的也忒難看瞭吧?馬保國倒地後,他的徒弟立馬上前詢問情況,王慶民就站在旁邊看熱鬧,最可笑的是裁判讀秒環節直接略過瞭,裁判也在詢問馬保國的傷情,他的徒弟是驚恐萬分生怕師傅有不測,第一個徒弟上前後,第二個徒弟也接著上前,場面搞笑又有趣,這就是太極宗師的風范,不知道太極張三豐知道自己的徒子徒孫如此不濟,會不會在仙界發無產級階的震怒呢?或許是王慶民這個對手太強瞭,之前主辦方為馬保國安排的對手是70歲的李賢春,也就是王戰軍的師兄,結果李賢春太老瞭體檢不合格無法參賽,最終主辦方為馬保國挑瞭王慶民作為對手,王慶民身高1.72米,體重140斤,跟馬大師是同一級的,不過王慶民不是假把式,從小一直練武。馬保國這下把自己擊敗外籍拳王的氣魄給完全打沒瞭,相信大傢都看過馬保國與歐洲MMA冠軍皮特的對壘視頻,在視頻中馬保國打得MMA冠軍皮特毫無招架之力,在視頻結尾馬保國還表示自己用瞭太極拳的奧義“四兩撥千斤”擊敗瞭MMA冠軍皮特,馬保國也借此瘋狂的在社媒上撈名聲,有很多不知真相的武術愛好者被馬保國欺騙,加上瞭他的渾元形意太極門。實際上皮特做出過澄清,他根本不是被馬保國擊敗的,一切都是設計好的,有套路的武術動作,他被馬保國邀請來拍攝一部小短片,他在IG上表示:我被馬保國擊敗是存在誤解,我是被雇傭來演一部短片,我知道這是對馬大師的宣傳,而不是比賽,這些動作是設計好的,以顯示馬大師功夫的技巧。所以啊,馬保國什麼都是假的,擊敗皮特是假,有內功是假,能打實戰也是假,假的,都是假的。從視頻來看,比賽場地就是一個較大的硬地面鋪上一塊墊子,這樣簡單粗糙的場地恐怕連一個稍專業的拳館都不如。從佈置來看這場賽事可以說是野雞比賽也不過分。馬保國被擊倒後腦勺直接磕地,當即不省人事,造成的傷害估計不小。雙方也沒有配戴護具,有人說是雙方自願,是簽瞭合同的,但不管怎麼來說,從為雙方安全或者說對選手生命負責的角度來說,即使馬保國有這樣的意願也不應該不戴護具進行比賽。從這場所謂對決來看,十分像之前徐曉東和雷雷那種“切磋”行為。賽前聲稱“要為傳武正名”、“高手在民間”,現在被事實所教訓後,不知道馬大師是不是像太極雷雷那樣,要找借口“輸瞭怨鞋底滑;我是術高莫用:若用內功,會要人命”;或像詠春餘昌華所言“輸瞭是因為沒給吃飽;氣候不宜”呢?希望以後像馬保國大師、雷雷大師、閆芳大師等人之流,還是早點洗洗睡吧!從一龍與藥水哥和劉二狗一戰,我們已經明顯看到搏擊圈的價值觀已經何等扭曲,一些網絡平臺為瞭流量開始消費這項運動,還美其名曰推廣搏擊。且不說比賽如何,馬保國藥水哥劉二狗等根本算不上運動員,這種比賽與競技運動所代表的水平以及價值觀相去甚遠。污濁的空氣已經讓整個行業和真正的武術愛好者無法呼吸,不過是在讓觀眾吃一場充滿添加劑的殘羹爛飯。而一龍這種,不過是在觀眾臉上一次又一次地抹翔。觀眾在某些人眼裡,隻不過是一茬又一茬韭菜,被他們用噱頭吸引過來收割流量和資本而已。從去年四川大學生比賽被打死,到今天的一龍恰爛飯、馬保國被打挺屍,他們還要惡心到什麼地步才肯結束呢?